互联网

卓启链盟落地逾亿元项目场景,蚁米重塑区块链生态
作者 网络 2019年01月09日 11:28

1月8日,由蚁米控股牵头发起,区块链圈成立了“卓启链盟”,该链盟同时在广州科学城启动了第一个区块链工业智能园区——蚁米安居宝区块链工业智能产业园。现场场景落地对接会签署了总共10095万元的多个区块链场景项目,以切实的行动宣告2019年“区块链技术+场景”落地元年的开始,同时,多个项目宣布被蚁米基金等5家机构投资,总投资额度逾5000万元。这在区块链产业与资本寒冬中,无疑燃起一把熊熊烈火,引起了各方的关注。

基于“卓启链盟”的蚁米安居宝区块链工业智能产业园开园

卓启链盟成立并发布《卓启链约》

卓启链盟是面向全球区块链技术开发与应用主体,以规则驱动的、拥有共识信任机制的分布式自组织。

链盟宣布“不结盟”, 由48家首批发起单位共同起草、修改,投票通过运行机制:《卓启链约》。链盟不是联盟,不收费,非实体,非注册,不结盟;没有会长或者理事长,发生规则争议只有轮值席仲裁;轮值席公司也定期更换,规则改变投票决定;新节点(具有区块链开发和服务能力的公司)加入必须由原节点推荐然后投票过半数才能加入,投票一个节点一票。链盟成立的最直接目的,是为了联合和调动彼此的技术力量,各施所长,达成场景落地,其次是通过项目落地强化技术研发和改进,定期开展技术创新探讨,促进技术进步。概括起来,卓启链盟的特征是“弘技术,推应用,互便惠,自治理,不结盟” 。卓启链盟用区块链的特质创新了过去各种机构的组织模式和商业模式,让人耳目一新。

48家区块链企业宣告“卓启链盟”成立并发布《卓启链约》

发起方蚁米构建区块链产业“共生生态”

随后,蚁米控股的投资中心董事总经理、蚁米基金创始人合伙人马利平宣布:即日起,蚁米区块链各基金仅对卓启链盟成员及入驻蚁米未来全国各地区块链园区的企业进行投资。在区块链领域不再投资蚁米园区以外和链盟以外的企业。

据了解,蚁米将在今年下半年发布的蚁米“教创孵投”整体战略发展规划,包含了“一城一金”战略。蚁米会在全国符合条件的城市,以区块链为新生产关系,围绕某个集中的产业应用区块链部署分布式主题园区,每个城市发起成立一个基金。目前,除了广州“重兵”结集着蚁米戊星(广东省第一个区块链基金)、蚁米凯得(粤港澳大湾区目前最大的区块链产业基金)、蚁米创投、蚁米町丰4家基金外,深圳有联泰汇佳基金;佛山有蚁米金信区块链基金(佛山目前唯一区块链专项基金);香港项目由蚁米集团国际有限公司直投,蚁米落地的四城均已“粮草先行”,所有基金及直投机构均正规注册备案并已真实开展投资。蚁米管理的在区块链领域的基金额度,占了目前粤港澳湾区公开额度的70%,在目前资本寒冬和区块链寒冬中,其一举一动,必然会对区块链企业有着一定的影响。一方面,目前基于区块链领域,蚁米在广东地区有着先行优势和头部位置,多数要上链的企业都会找蚁米了解区块链技术团队,而不是直接找到区块链技术开发者,说明蚁米园区已经成为一个项目入口;一方面,蚁米先行投资和布局优势,变成基金也在为项目和技术团队的产业集中,实现“导流”。48家企业当天落地签单过亿元,数家区块链链盟成员获得蚁米基金领投,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

多家区块链企业因落地场景而获得风险投资

链盟成立会议当天发布,蚁米基金对链盟成员广州斯拜若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投资,该公司迁入并注册入驻蚁米区块链创客空间;对广州矩阵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投资,该公司当天签约了一个香港项目,一个广州项目;对重运宝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投资,该公司即日起入驻蚁米安居宝区块链智能制造产业园,租下1000平方办公面积;同时入驻该产业园的还有国储科技等14个项目。安居宝产业园首期6000多平方,一天内完成一半面积、15个项目入驻。同时,全部链盟成员直接签约锁定为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区块链应用大专班、佛山链播培训学院区块链技术工程师、广东技术师范大学区块链技术智能合约开发工程师等蚁米开办合办的定向班,“才定制”白名单。记者了解到,获得投资的三个项目也是蚁米去年在佛山组织的灯湖论剑全国区块链大赛获奖团队及岭创国际区块链大赛前十强获得者,蚁米兑现了获奖必投、人才输送的承诺。卓启链盟的成立,又扎实兑现了业务与实业场景资源导入的承诺,“教创孵投”落地有声。

对此,蚁米基金创始人合伙人马利平解释道:当前,区块链技术处于早期阶段,去年8月24日公安部定性ICO、代币为非法集资,这使得投资界非常谨慎,各地方在出台政策推动区块链技术发展,同时也很担心部分创业者会偏离底线。当前这种情况下蚁米基金能够成功发行并开展投资,说明越来越多的资金信赖蚁米,这意味着更大的责任,责任摆在第一位。所以我们基金必须更加审慎从事投资工作,风控是第一要务。所有团队在卓启链盟中形成共识,其中坚守国家法律法规是根本。不在链盟中的项目和团队,蚁米基金团队无从判断,谁都不敢投;其次,资本进入寒冬,对投资人的资金进行有效保障,然后再是增值,是我们基金最大的责任和使命。区块链创业者和项目只有聚集在蚁米的园区,对蚁米基金经理团队和合规团队,才能更加充分尽调并进行风控。

在过去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币万倍涨幅中,蚁米是国内极少数坚守风控底线和法规底线,耐心守候的产业投资者。区块链是个特殊的投资领域,我们在过去2年区块链投资中创建、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一园孵养,两层隔离,三权分立”的投资管理机制。风控团队被放到比投资经理更高的位置,不但有合规性、合法性和投资保障性的风控投票,还有技术测试筛选隔离。过了这两关,才到谈投资。

“自从虚拟币泡沫破裂后,我们观察到,区块链技术工作者正在国家政策的正确引导下,逐步向技术服务于产业落地。但与此同时,在全球经济周期下行和国内去杠杆的背景下,资本市场萧条,技术团队和区块链创业公司开始出现资金困难。而区块链领域目前属于早期高风险投资领域,国内少有蚁米这种本身对区块链技术重度投入,又对早期股权投资已经建立起成熟投资机制的机构。以广东为例,目前几乎仅是蚁米在进行‘产业+区块链’的项目投资。目前,大的投资机构都不敢轻易碰区块链项目;小的投资机构已经无法募资。蚁米正在与国内多家机构和香港一家国际基金签署战略合作,开放配资渠道和区块链项目池成长计划,他们将定向为成长出来的项目进行下一轮投资。大量项目正在靠拢,每天我们都收到BP。蚁米不是把大家圈在自己的范围,园区是个入口,孵化器是开放的,区块链是开源的。”马利平补充道:“寒冬之中,谁都不能置身事外,总必须有人来牵头做这些事情,否则,经济下行中谁都无法幸免”。

“同时,蚁米的基础人才定制,师徒制的区块链人才培育方式,才能贴切根据企业需求和项目发展来展开,上链项目通过蚁米园区来寻找技术服务方,也才能‘货比三家’。 能实现实体场景和区块链技术融合落地的,会成为蚁米基金关注的对象。也就是说,一方面,蚁米自身‘教创孵投’的闭环有利于推动形成行业的共生业态;一方面,共识机制下的市场化选择才是最好的安排,而不是人为去评判这是不是好团队,好项目。”

在问及链盟的组织形式,对现在常规的各类协会组织,是否有影响?

蚁米运营中心董事总经理叶亚芳回答:“十九大报告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我们每个市场创新主体,都应该深刻思考如何将这一指导精神落实在自己身上并落实行动。卓启链盟就是共建共治共享的一种探索落地模式。而各种协会,企业联盟,也是其中重要的形式。因此,我们鼓励大家参加各种协会,链盟。因为不同的做法和定位,决定获取的资源和帮助不同,对每个企业主体的链合共生,都有帮助。如黄埔区的广州市区块链产业协会,粤港澳大湾区区块链联盟,他们为推动粤港澳大湾区乃至国内区块链产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成绩和贡献。”

“卓启链盟”将如何发展?

问及卓启链盟未来将如何发展?

链盟发起人之一,蚁米控股创始人张锦喜说:“一种就是迅速增加,从50家到500家甚至更大。一种就是在一边新增加的过程中,也有节点成员慢慢被淘汰或者无法存活、退出。甚至不排除下来1年某个时期,衰减家数的速度大于进入的速度,比如可能全年加入500家,最终死亡450家。这不奇怪。这两种结果都会是市场选择的结果。甚至我认为在特殊经济周期,即全球宏观经济下行、资本寒冬、区块链币圈继续挤泡沫的过程中,出现后者反而是更好的事情。这不意味着行业和产业的萧条,而是真正有落地能力的企业和研发团队活下来了,意味着后面产业会更加健康和繁荣。”

现场有记者问到:具备开发能力且能落地产业结合的,就是区块链企业。那你怎么判断和把握标准?怎么严格把握他能不能落地?

“链盟不是实体机构,我们没有权力和资格去审核。再说,为什么要审核?谁给了你权力?你究竟是服务者还是监管者?如果你收取费用,还建立了规则让大家遵守,那是过去没有区块链的时代。既然你要拥抱这个产业,信任区块链机制,那就应该放弃那些落后的思维,打破原来的认知,提高维度,用区块链的思维来考虑问题。否则,你建立了等级结构,就把自己当成规则制定者,而你为了审核大家进来是否符合规则,你又成了监管者,但你收了费,被收费的就成为客户,在他们看来你应该是个服务者——这时,你发现你自己被自己割裂了。这就是过去大部分自称服务机构内部的基本矛盾。区块链天然就为解决这一矛盾建立一个信任的机制。很多事情就不能管的太多,不能自以为是的建立标准。对技术产业还没真正成熟发展起来的区块链技术,你都套了标准,贴了标签,你就成为一个高高在上的审核者,别人为了符合规则就去附和你,最终就成为一个贴标签的机构、和以满足标签为工作目标去拿政策补贴的企业。”

“前些天,工信部赛迪网络研究所所长刘权博士,在深圳发表了《2019年中国区块链发展形势与对策》的演讲,他说目前全国截止到去年底注册的区块链相关企业超过2万家,真正的区块链企业大概400多家。我们认为,交由市场去判断。你一定要相信市场,市场会验明真伪。最终真实的会被市场接纳留下来。这才是一个互相信任的世界;不接纳也是一种信任,因为它没有主观判断。你看链盟成员来自全国,甚至有国际的。网状结构,分布式而不是金字塔结构;共识机制而不是你定了评定标准别人来遵守;注册制信任而非审核制贴标签;市场规则而非模具规则,才能实现真正的人才聚集和产业聚集。区块链技术和产业才能深度结合、发展、繁荣。”张锦喜说道。

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开APP阅读全文
{{data.thematic.text}}

相关文章

加载中...

分享到

请使用浏览器的分享功能
分享到微信等